lc8乐橙国际_乐橙国际lc8注册网址_乐橙国际官方网www.lc8.com

12月 5 2016

狼性总裁28:她还认识白以初


公告:专为女生提供免费阅读的移动书库

    以初稍稍的往后退了几步,骆佳倾无意识的往她面前挡了挡,防护的姿态十足。

    顾邱文死死的抿着唇,对着刘枫便招呼了过来。

    “你不会就这点架势吧。”刘枫冷哼了一声,架住他的双手,右腿稍稍一扫,便将他扫到了地上去了。

    ‘砰’的一声,顾邱文重重的摔在地上,闷哼出声,紧紧的拧着眉,有些诧异的看向面前的刘枫。随即一跃而起,捏紧了拳头重新摆好姿势。

    只是一下,他便再也不敢小看面前的男人了,他的身手比他想象中的要好,果然是人不可貌相的。

    以初若有所思的看着顾邱文,这人似乎很讨厌她,比上次在医院见面时还要争锋相对。为什么?因为她比他年纪小,却能让他哥哥另眼相看,说话聊天姿态闲适吗?

    “这个顾邱文都是花拳绣腿。”站在她身边的骆佳倾忽然低低的点评了起来,她的目光微微的眯着,看起来十分的敏锐。以初诧异的看过去,便听到她接下去说道:“架势都摆的有模有样的,可是力度不够,想来他练习的时候应该也是得过且过,给人家看看而已。对付对付普通的人也就罢了,在真枪实干的刘枫面前,只有挨打的份。”

    以初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确实,刘枫明显就是在玩的心态,如此吊儿郎当的模样,顾邱文却依旧在他手上讨不了半点的便宜。

    顾家的情况她多少还是了解的,顾父事情太多,工作太忙,根本就没时间去管他,顾母管不了他。至于顾邱宁,虽然有心却无力,整日里呆在部队里带那些新兵老兵,对顾邱文的管理更是疏忽了。

    也就是因为这样,身份上的优越感让他无法无天了起来,再被如此放养,性子也变得嚣张跋扈了起来,以为有点本事就天下无敌了。

    “刘枫要玩到什么时候?”骆佳倾不满的皱了皱眉,看着头顶上的烈日。虽然如今已经将近十月份了,可是天气还是时不时的热一阵的。

    她正说着,那边的顾邱文忽然惨呼一声,被刘枫直接摔在了地上,手肘上磕得都是血。

    刘枫冷嗤了一声,对着他冷笑,“打不过就给我老老实实的认输,这样使手段你算是个什么男人。”

    “我怎么了我,我还不是堂堂正正的在跟你打?”顾邱文满头大汗,手上的痛让他呲牙咧嘴了起来,再加上身上腿上被刘枫踹了好几脚,这个时候更是火辣辣的痛。

    “堂堂正正?”刘枫忍不住‘呸’了一声,“你朝着我下面攻击过来,这也算是堂堂正正?女人家使得手段,你好意思使出来吗?”

    顾邱文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抹了一把汗,表情阴沉沉的看着他,“谁规定这手段是女人使的,我告诉你,能打赢你的,就是好手段。”

    他说着,又朝着他飞快的扑了过来。

    刘枫被他那句话气得够呛,再也没有了和他玩下去的心思,当即飞起一脚对着他的肚子踹了过去。

    “唔……”顾邱文闷哼一声,感觉肚子里翻江倒海的痛,额头上的冷汗一点一点的渗了出来。那种痛前所未有,从来都没有体验过。

    刘枫走到他面前,对着他的脑袋便踩了下去,“我告诉你,你爷爷我会打架的时候你还在你妈怀里喝奶呢。老子是看在你哥的面子上才陪你玩玩,你还真是不知好歹把自己当一回事了是不是?你要真有那本事,先把身手练利落了再说,我随时奉陪你。”

    顾邱文死死的瞪着他,鼻孔里已经有鼻血慢慢的流了出来,双手紧握成拳垂放在地上,死死的抓着地上的一把黄沙。

    初骆右不无。以初皱了皱眉,上前将刘枫拉走,“走吧,该回学校了。”

    刘枫冷哼一声,将脚一收,跟在以初的后面,三人就这样若无其事的离开了。

    顾邱文在地上不断的哼着气,那种耻辱让他整个人都如坠冰窖一样,十分的难受。他猛然从地上爬了起来,就这样全身狼狈的站在那里,对着远去的以初三人喊道:“白以初,你不要后悔,你今天这样羞辱我,改天我会十倍百倍的讨回来的。”

    刘枫额头上的青筋突突突的跳起,转身就要将他揍得爬不起来。

    以初一把将他给拉了回来。刘枫当即不满,“你这么能忍他?真是欠轮的践人,这回我连他哥哥的面子都不给了。”

    “没必要,他那样的人,你越理他,他就越得理不饶人。不过就是被宠坏的二世主而已,叛逆期来的晚了一点,只是我比较倒霉,被他挑上了作对的对手。”以初连理他都不愿意,顾邱文和他哥哥,真的是一个天一个地的区别。

    刘枫咬了咬牙,冷哼一声,怒气冲冲的走了。

    顾邱文皱眉,见他们又要走,连回头都不愿意,当下更加大声的喊道:“白以初,我说的是真的,你会后悔的。”

    以初看了骆佳倾一眼,后者立即去旁边拦了一辆出租车,三人坐了进去,还是连回应他一句都没有便扬长而去了。

    “靠,***。”顾邱文狠狠的将外套丢在地上,手指用力的捶了一下地面,整个手背顿时粘满了黄沙,血液混着脏污,十分的恐怖。17385185

    “白以初,你会后悔的,你真的会后悔的。”顾邱文抿着唇哼了一声,站起身来摸了一把鼻血,去路边拦了车子直奔城东的一间酒吧。

    冉闵坐在酒吧的角落处,对着他招了招手。

    “怎么样了?”顾邱文沉着声音,表情阴狠阴狠的。

    冉闵和身边的侯兰婷对视了一眼,叹了一口气道:“还没来,估摸着今晚上应该会出现。”

    “你确定?”顾邱文看了他们一眼。

    冉闵摇摇头,“前两天确实是在这里喝酒的,她也和这里的酒保约定了今晚上继续喝,至于会不会出现,那还是个未知数。”

    “好,如果她继续出现,我们今天就把她灌醉。”

    侯兰婷抿了抿唇,扯了一下身边的冉闵,有些不确定的开口道:“邱文,这样会不会不太好。我们和人家无冤无仇的,何必呢?”

    “什么无冤无仇的,白家的都和我有仇。”顾邱文瞪了她一眼,“你要是胆小就不要参与好了,还有你冉闵,你也跟着你女人在旁边窝着吧,我找其他人。”

    冉闵叹了一口气,他说这样的话,明显他是不可能置身事外的。抓了抓侯兰婷的手,他给了她一个放心的眼神,回头对顾邱文说道:“好,我会帮你的。”

    侯兰婷心里惴惴的,她有种很不安的感觉。顾邱文讨厌白以初完全是毫无理由的,她不明白以初这样的性子到底哪里不讨他喜欢了。她知道白以枫在顾家很受欢迎,甚至比顾邱宁还要得顾家父母的赏识,顾邱文自小对他哥哥无比的崇拜的,觉得只有他哥哥这样的人,才是真正有本事的人,可是白以枫的出现,显然让他极度的不舒服。顾家所有的人都喜欢他,除了他顾邱文。

    但是这和白以初完全没关系,他这样毫无干系的将那些怨恨转移到她的身上,确实有些无理取闹了。

    如今更是过分,收拾不了白以初,他便来对付白以儿,来让白家蒙羞。

    这样的想法是不是太偏激了?或许白以初说的对,他就是个被宠坏的小孩,不受点教训,是根本不知道害怕和改变的。

    但是,这样的教训如果要拉上她的冉闵,是不是,太大了?

    侯兰婷胡思乱想着,尤其是看到坐在她对面狼狈不堪的顾邱文,更是无声无息的叹气。

    身边有热源靠近,她回头,便看到冉闵对着她眨了眨眼,在她耳边低声的说道:“不用担心的,邱文不懂事,我会看着他的。”

    “就怕他脾气一来,十个你都拉不住啊。”

    冉闵笑了笑,没再说什么,只是眉宇间同样有丝担忧。

    夜晚很快来临,当整个酒吧都响起喧闹的音乐声时,整个酒吧已经是人声鼎沸了,男男女女都相携而入。没多久,酒吧的大门口便出现了一道穿着妖娆的身影。

    她的神情有些萎靡,只是随意的往里面看了一眼,便径自朝着吧台走去,坐在那里点了酒水。

    冉闵撞了撞顾邱文,低声说道:“白以儿来了。”

    “嘿,果然来了。”顾邱文冷笑一声,对着酒保招了招手,吩咐了几句后便闲散的靠在一边的沙发上,笑着去看那道身影。

    白家的人都是愚蠢的,他就证明给白以枫看,不但他口中聪明善良的妹妹是个蠢货白痴,就连他口中很陌生厌恶的二妹,也同样蠢钝不堪,只会给白家丢脸。

    白以枫不是很聪明吗?他倒想看看,如果白家丑闻缠身,他要怎么解决。

    白家的人,没有一个是能让人另眼相看的,白以枫也是如此。凭什么所有的人都要他向他学习?呸,白以枫他算是个什么东西?

    白以儿才刚点了一杯酒,酒保已经将另外一杯酒给推到了她面前,对着她笑着开口道:“白小姐,这是那边那位先生请你的。”

    “请我?”白以儿挑了挑眉,回过头去朝着顾邱文看了一眼,对方抬了抬手,跟她打了声招呼。

    白以儿冷笑,回过头来,毫不客气的将那杯酒给吞入了喉咙里。

    她心情很烦闷,谁都帮不了她,爸爸也好,妈妈也好,柏涵也好,谁都让她嫁给夏嵘阳。那是个什么东西?就凭他,也配娶她吗?

    为什么没有一个人肯站在她的身边,没有一个人愿意帮着她?

    她很不甘心,真的,从来没有这么不甘心过。可是她什么都做不了,没有人愿意听她的,没有人愿意帮她开口说一句话,记者会召开了,报纸电视都汇报了,她白以儿年纪轻轻的,就只能是夏嵘阳那践人的未婚妻了,只能如此,谁都无法改变了。

    一想到这些,她就想把自己灌醉。手中的手一杯接着一杯,火辣辣的感觉不断的冲击着喉咙。

    顾邱文冷哼了一声,这白以儿真的是个不安分的主,才刚闹出了那样一件丑闻,这两天还处于风尖浪口,依旧是所有人茶余饭后的消遣。就她这样的状况,居然还敢一个人出来酒吧喝酒,白家有这样的女儿,迟早都要玩完的。

    侯兰婷叹了一口气,看着那个将自己灌得迷迷糊糊的女人,眉心微微的拧了起来。

    白以儿没醉,就算顾邱文一直都在请她喝酒,等她离开的时候,除了脚步有些轻浮有些飘之外,脑子里却依旧是清醒的,看到有人靠近,她都是直接踹过去的。

    顾邱文皱了皱眉,恨恨的一起身,转身离去了。

    次日,同样的地点同样的状况,同样的男人请客,白以儿觉得有意思极了,对着他遥遥一举杯,便咕噜咕噜的灌了下去。

    白以儿并不客气,在她眼里,此刻的顾邱文就跟傻子一样,不断的花钱请她,可是却从她身上讨不了一点的便宜。这些男人的想法,她白以儿还不知道吗?不就是想着将她拐上床吗?

    但是他们怎么就不先去打听打听,她白以儿的酒量到底有多好?那可是千杯不醉的,就这样程度的酒,能让她躺着回去吗?真是笑话。

    白以儿边嘲讽的笑着,边接受顾邱文毫不吝啬的慷慨。

    只是可惜,到头来,她依旧是笑着出了酒吧,回了家,一点事情都没有。

    顾邱文揉了揉眉心,看了对面的冉闵一眼,“看来,我们失策了,明天直接下药吧。”

    “我不同意。”侯兰婷直接站了起来,紧紧的抓着身边冉闵的手,表情沉沉的。

    顾邱文抬头看了她一眼,那眼神轻飘飘的一扫而过,随即继续对着冉闵说道:“我这里有药,你准备好人,我明天非放到她不可。”

    “顾邱文,你这样做未免太卑鄙了。”侯兰婷说什么都不同意,如果任由白以儿喝醉也就罢了,那毕竟是她自己造成的。可是现在是下药啊,要是被查出来了,不止是顾邱文,就连冉闵,都免不了要出事的。

    冉闵现在的身份已经十分的敏感了,她说什么都不会同意的。

    顾邱文冷哼一声,他只是看着冉闵,问,“是不是兄弟,这点忙都不肯帮吗?又不是让你亲自下药。”

    冉闵皱眉,他有些抱歉的看了一眼侯兰婷,“婷婷,我不可能丢下邱文不管的。”

    “你……”侯兰婷狠狠的一跺脚,咬着牙瞪了他们一眼,“好,你们就做这些缺德的事情吧,我不管你们了,要是出了什么事情。顾邱文,你就等着被顾大哥收拾吧,冉闵,我们可能就永远都不能在一起了。”

    “婷婷……”冉闵瞪着眼,他没想到她会说出这么严重的话来,当下有些犹豫。只是一对上顾邱文那讥讽嘲笑的眼神时,终于无奈的坐了下来,“婷婷,不会有事的。”

    侯兰婷怒极,她都这样了,这两个男人还这么执迷不悟的,难道真的要出了事才肯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吗?她狠狠的一咬唇,转身跑出了酒吧。

    冉闵一急,急急忙忙追了出去,可惜还是晚了一步,看着她坐上了出租车扬长而去。

    他咬咬牙低咒了一声,连续打了好几个电话给她,却都被她给挂断了。没了办法,最后只能发了条道歉的短信,道了一声晚安,这才转身回了酒吧。

    顾邱文只是似笑非笑的看着他,那表情好像胜券在握一样,对于冉闵的回头,一点意外的样子都没有。

    冉闵有些沉默的坐在他的身边,端起酒杯狠狠的灌了一口,声音低低的,“真的要这样做吗?”

    “那当然。”

    顾邱文眼睛亮亮的,他这样的人,就是觉得闯了再大的祸,以他的家庭条件,也会没事的。

    是啊,或许他是会没事的,可是冉闵……

    侯兰婷一想到这里,她的眉心就禁不住死死的拧了起来。冉闵和顾邱文不一样的,白家本来就不是好惹的对象,再加上现在的白以儿是夏嵘阳的未婚妻,两家联合起来,一个远在W市的顾家说不定根本就顾不过来,更何况,还有冉闵。

    裴家,根本就不会管冉闵的。

    她该怎么办,怎么样才能阻止他们?

    侯兰婷坐在出租车上,抓着手机看着刚刚冉闵发过来的信息,额头却不知不觉的出了汗。

    找裴大哥!

    不行,裴大哥又怎么会管这样的事情呢?他对冉闵从来都是不闻不问的,就算冉闵死了,他都不一定会站出来。况且,她甚至不知道裴大哥此刻在哪里,怎么找他?

    找顾大哥?

    不行不行,她见到顾邱宁连话都说不出来,压根就没办法传达这样的意思。再说,顾伯母此刻还在医院里,顾大哥已经忙得焦头烂额了,要是知道了这件事情,顾邱文说不定会被打死的,到时候,冉闵一定会恨死她的。1aWGd。

    那她到底应该怎么办?她在A市,压根就不认识几个人啊,除了他们,就只有……

    侯兰婷脑子里陡然闪过一道身影,白以初?

    她还认识白以初。

    次日,侯兰婷一早就从下榻的酒店离开了,直接朝着流帝大学而去。8冉闵想拦住她和她说句话的空隙都没有,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离开。

    流帝大学似乎还没彻底醒过来,走在校园里的人也是窸窸窣窣的并不多。

    侯兰婷有些忐忑的走在校园当中,她和白以初一样大,可是从小生活的环境却不同,她父母为了杜绝她继续喝冉闵交往,将她送到了外省去读书,很远,几乎隔了一个国家。

    如今她在A市,那是偷偷摸摸的逃出来的,是借口跟着学校老师去别的地方学习调研才离开学校的。只是谁都不知道,一向乖乖女的她,居然会出现在这里,和冉闵悄悄的在一起。

    如今走在A市最富盛名的流帝大学的校园里,她的心里忽然有什么东西微微一动似的。其实,她也很想体验这样的校园生活,她也才刚刚上大学而已,可是她选择了冉闵。她知道裴陌逸在A市,所以才会想象设法的说服冉闵来到这里,却没想到,来了这么久,也紧紧只是和他见了两面而已,而且,什么都来不及说。

    她想和冉闵在一起,所以,必须努力。

    流帝大学很大,和她的学校完全不一样,她走在这样的校园走道里,居然有种要迷路的感觉。

    白以初,白以初,她会在哪里呢?

    她只知道白以初在这个学校里上学,却不知道她读的是哪个系,住的是哪个寝室,这样在学校里面找,宛如大海捞针一样,十分的迷茫。

    侯兰婷咬了咬唇,越发的束手束脚了起来。

    她想,她必须找个人来问问。

    深吸了一口气,她小小的拽了拽手心,便急忙跑到了刚刚从她身边走过去并且正在谈笑风生的跟前,小声的问道:“请问,请问你们认识白以初吗?”

    白以初?

    迟婉乐和温可可闻言不由的一愣,随即挑着眉开始打量起了面前的女孩子。片刻后,低低的笑了一声,问她,“你是谁,你找她有什么事情吗?”

    “你们认识?”侯兰婷脸上一喜,急切的上前一步。

    温可可皱眉,眯着眼睛在心里不断的琢磨了起来,她来找白以初,到底是她的朋友,还是敌人。

    若是敌人的话那再好不过了,她自然会指个准准确确的线路给她,如果是朋友的话,呵,那就真的不好意思了。

    “请问这位同学,你找白以初有什么事情?”

    “这个……”侯兰婷顿了一下,她不可能将顾邱文的事情告诉这两个不认识的学生的,虽然觉得她们的表情很友善。咬了咬牙,她只能急切的开口,“我找她有很重要很着急的事情,如果你们知道,能不能告诉我她在哪里,或者,告诉我她的手机号码也可以的。我谢谢你们。”

    温可可和迟婉乐对视一眼,看来,是朋友了。

    两人忽然一笑,上前几步抓着她的手,十分的友好,“同学你别着急,我们知道了,看你的样子看来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但是,我们也不认识你,不知道你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不能随便的把她的号码给你的。唔……这样吧,我们替你打电话,知道她在哪里的话,我们带你去。我看你也不是我们学校的学生,对于这里也不熟悉,为了避免你走弯路,也为了宣扬我们学校助人为乐的精神,我们就好人做到底,把你带到她的面前。”

    “真的?那谢谢你们了。”侯兰婷松了一口气,她没想到第一个遇到的人,居然会有这样的热心肠。

    她当即感激的点点头,微微垂下眸子,想着见到了白以初,她应该如何说服她帮助顾邱文。

    可是她没看见,温可可和迟婉乐两人回过头后阴险的笑容。

    温可可摸出了手机,随意了按了个号码,‘恩恩’几声以后,便对着侯兰婷说道:“同学,我刚才打过白以初的电话了,可是打不通,我打给了她的室友,她告诉我以初一大早就去了图书馆,好像是要寻找什么资料。”

    “图书馆?”侯兰婷一愣。

    迟婉乐笑了一声,“走吧,我们带你去。不过她手机关掉就有些麻烦了,也不知道她要找什么资料,在哪一层,不过你放心吧,我们会帮着你一块找的。”

    “谢谢。”侯兰婷感激不已。

    三人这才并行朝着图书馆的方向走去,正站在男生寝室五楼窗口边的刘枫,忍不住眯起眼看了看。那个走在温可可和迟婉乐中间的小妞,好眼熟啊。

    好像在哪里见过,刘枫皱眉,想了想也没想起来,趴在窗户边看了又看。8可惜到底离得远,并且从上往下看也只能看个脑袋看个背影而已,要真的认出这人是谁,还真的有些困难。

    刘枫抿了抿唇,最后抖了抖身体,摇摇头想着,还是算了,反正和温可可迟婉乐关系这么好的,估计也不是什么好人,不管他的事情。

    这样想着,他精神就好了很多,当即简单的梳洗了一下,便跑到以初的宿舍楼下面等她一块去上课了。

    侯兰婷跟着温可可和迟婉乐一块走进了图书馆,一进门,她就忍不住嘴角开始抽搐了起来,这么大的图书馆,这要找到什么时候啊。

    “同学,你就找中间这栋楼吧,我们两个分别找左右两边,你看这样行吗?”迟婉乐拉了拉她的手,笑了起来,“从第一层往上找,七层楼而已,很快的。我们要是谁找到了,就到中间去找你,要是你找到了,就让以初给我们打个电话告知一下。我姓万,她姓科,以初知道的。”

    “诶?好,好,我知道了。”侯兰婷想不了那么多了,想到这样一层一层的找过去,她便觉得时间紧迫,当下点点头,便朝着中间那层楼走去。

    站在她身后的迟婉乐和温可可微微一笑,表情阴鸷,“真好骗。”

    “你说她到底有什么急事,居然这么急急忙忙的,连七层楼的图书馆也乐意去找。”温可可嘲讽的笑了起来,“要是我啊,才没有这么大的闲工夫呢。”

    “不管是什么,估摸着对白以初也是挺重要的,反正所有可以破坏白以初的事情,我都会不留余地的去做的。”

    “我也是。”

    两人又是相视一笑,对着侯兰婷的背影冷冷的嘲讽了一句,这才转身,两人一块朝着图书馆的大门走去。“走吧,我们早上还有两节课呢。哈哈,不知道我们下课了以后,那个笨女人,还会不会在这里找人。我想,她这么傻,说不准会找第二遍呢。”

    “哈哈哈,白以初居然也会有这么愚蠢的女人,走走,我们去上课。”

    两人的背影越来越远,和她们背道而驰的侯兰婷,却是满脸急色。她笨不笨自己不知道,只是此时此刻,她只有这么一个方法,其他的,她真的无能为力了。

    一楼,一个人都没有,她从第一排的书架开始往前走,每一排都仔细的看过去。

    二楼,只有几个零散的学生,看她们的样子,应该是着急考证的学生,所以才会这么早就来占座学习的。侯兰婷抿了抿唇,几乎走到每个人的面前,去看清楚她们到底是不是白以初。

    可是,还是没有。1aWGu。

    三楼,侯兰婷已经走得有些累了,她在家里也是被捧在手心里的大小姐,这样又乱又急的寻找人的事情,什么事情干过了?

    四楼,侯兰婷爬楼梯爬的有些喘,可是一看到四楼的学生不少,她便又有了力气,心里存了一线的希望,又是一个个的看过去。

    五楼,侯兰婷开始皱眉,忽然感觉到有些不对劲,那两个学生不会是在骗她吧。心里虽然存了疑惑,也觉得有些不可信,可是这毕竟是一个希望,她不想放弃,继续寻找,未果。

    六楼,除了带着眼镜紧紧的盯着她的管理员之外,一个人都没有。

    七楼,静悄悄的,连管理员都没有,书架也没有下面的几楼多。

    侯兰婷苦笑了一声,她确定,自己确实是被骗了。她七层楼找下来,对于不熟悉的她来说已经浪费了不少时间,那两个学生肯定一早就走完了,可是她没有见到她们。

    她被她们恶作剧了。

    侯兰婷狠狠的想着,心里恼恨极了,急忙乘着电梯往下。

    走在偌大的校园当中,她却忽然不知道要怎么做了。她不知道该不该再去询问别人,但是又怕遇到同样的结果。可是不问的话,就更加找不到白以初了。

    此刻已经是中午用餐的时间了,侯兰婷看着人来人往的校园,看着他们都往餐厅里挤去,眸子微微一亮。白以初会不会也在哪里?

    她急匆匆的往前走了几步,不想才刚走到餐厅的不远处,就被人拦了下来,她一怔,随即死死的瞪着面前的两个女人,“你们骗我。”

    温可可和迟婉乐大声了笑了起来,“骗你又怎么了?我告诉你,白以初可没少欺负我们,谁让你和她是朋友来着,活该你被整。”

    “你们……”侯兰婷死死的咬着唇,心里恼恨到了极点。这两个女人太可恶了,但是更可恶的是自己,她怎么就那么轻而易举的相信了她们,并且,被耍的团团转。

    “怎么,想打我们啊,你来,你来你来。”温可可笑她,一看她的样子就知道胆小的不得了的那一类人,她就算把脸送到她的面前,她也不见的会动手吧。

    侯兰婷心里的怒火迅速的高涨了起来,她找白以初是来救命的,可是这两个女人居然,居然……

    她忍不住,一下子便冲动的举起手朝着她们挥了过去。

    只是她一个手无寸铁的女生,平常有冉闵在身边保护着,这个时候哪里是迟婉乐这两个狡猾女人的对手,当即被她们躲了过去。甚至反手抓着她的头发,将她拖到了角落里。

    侯兰婷尖叫一声,身子猛然被两人给甩到了墙面上。

    “我说你疯了吧,在我们的地盘上也敢对我们动手,不想活了吧。”

    “嗤……”侯兰婷的手肘撞上墙面,骨头好像都要裂开了似的。

    温可可上前便朝着她的脸蛋一巴掌扇了过去,“践人,还敢动手打我们?看我不打死你。”

    “就是,今天我们就要给你一点教训。”迟婉乐也跟着上前,朝着她的肚子狠狠的踢了一脚。

    侯兰婷痛得弯下腰去,眼泪都被逼了出来,全身都微微的颤抖了起来。

    温可可和迟婉乐对视一眼,她们平日里对以初的恨便已经到达了一个顶点,可是她身边有骆佳倾有刘枫护着,她们连近身都困难,更别提去教训她了。现在好了,这个看起来好欺负的女人是她的朋友,那她们根本就不必客气的。

    女人的打架有时候是比男人更狠的,那种毫无章法又卑鄙无耻的手段在迟婉乐和温可可身上展现的淋漓尽致。

    侯兰婷根本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衣服扯破了,头发被揪下来一大把,整个人都蜷缩在地上,不断的抱着头,承受着她们疯狂的踢踹。

    “要怪你就去怪白以初,你要不是她的朋友,我们也不会对付你。”

    “对,谁让你是白以初的朋友了,是你交友不慎,你活该。”

    侯兰婷根本就听不到她们说了什么,只是觉得全身的骨头都在痛,痛得很难受很难受,头好晕,鼻尖有浓重的血腥味,意识正在越飘越远。

    蓦然,她感觉身上一轻,好像那些拳打脚踢都离她远去了,怎么回事?她好像什么都感受不到了。

    “啊!”

    “啊!”

    日榻园只拦。两道惨叫声接连响起,下一秒,温可可和迟婉乐同时被人踹飞掉了。17385202

    刘枫看着在地上缩成一团的人,眉心狠狠一拧,一步一步的朝着温可可和迟婉乐走去,一人一拳,直接就扇晕过去了。随即,朝着两人‘呸呸’两声,怒骂道:“真不是东西。”

    说完,才朝着躺在地上的女人走去。

    侯兰婷已经晕过去了,刘枫拂开她脸上的发丝,微微皱了皱眉,“怪不得感觉眼熟,这不是上次二哥让我调查的侯家的小姐吗?”

    刘枫叹了一口气,这女人居然被打的这么惨。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刚才温可可那两个女人说,她是以初的朋友。

    他怎么没听说过侯家的大小姐和以初认识了?

    甩了甩头,他想不了这么多了,这女人看起来被打的不轻,再不送去医院,估计就要晚了。

    刘枫小心的将她抱了起来,匆匆忙忙的往医院的方向而去。这几天可真是邪门了,专门送人来医院接受治疗。

    医生的检查结果还是有些严重的,侯兰婷被打成了内伤,许多还需要做仔细的检查。

    刘枫在路上通知了以初,以初赶到的时候,她还没醒过来。以初有些诧异,见到这样的侯兰婷是出乎她意料之外的。三次,三次了,她每一次见到她,都不一样。

    不过,估摸着这一次,又是为了冉闵而来吧。

    那个男人……以初禁不住冷笑,怪不得裴陌逸不愿意承认他是裴家的人,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三番四次的要她出头,是她,也不会承认他的。

    以初坐在旁边守着,刘枫一直在忙前忙后的,虽然几次三番的想问她到底和侯兰婷什么关系,可是一看到那病床上躺着全身都是伤的女人,他觉得,还是缓缓吧。

    天色很快便暗了下来,侯兰婷还没有要醒过来的意思,可是另外一边的行动,却已经开始了。

    酒吧的喧闹和吵杂彻底的点燃了顾邱文心里的那股兴奋,看了一眼心不在焉的冉闵,他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挑了挑眉道:“不用担心,那个女人又不是小孩子了,能出什么事情啊,你就是爱杞人忧天。”

    冉闵勉强的笑了笑,“我知道。”但是他今天打了她二十几个电话,她都没接,他知道她还在生气,但是他依旧忍不住担心。

    顾邱文撞了撞他的肩膀,指了指走进来的白以儿,“好了,别纠结了,人来了,我让你准备的人呢?”

    “没问题。”冉闵深吸了一口气,知道现在不是想其他事情的时候,急忙调整了一下呼吸,定定的看着白以儿坐在了吧台边上。

    顾邱文依旧叫来酒保,依旧让她给白以儿送了一杯酒过去,只是酒里面,多了一样调剂品。

    对于这个请自己喝了三天的酒的男人,白以儿是不会拒绝的,当即笑了笑,一饮而尽。

    顾邱文笑着走到她的身边,和她碰了碰杯,“不醉不归怎么样?”

    “不醉不归?”白以儿摇着头,“我是千杯不醉的。”

    “是吗?那今晚上要不要试试?”顾邱文挑了挑眉,拿着酒杯喝了一口。

    白以儿刚想取笑他,忽然便感觉到面前的人已经变成了两个人了,甩了甩脑袋,她有些恼怒的看着他,“你给我下药?”

    顾邱文只是笑,直至看着她晕倒在吧台好一会儿,他才扶着她一步一步的朝着楼上早就开好的房间走去。

    冉闵急忙走了过来,将房卡递给了他,“307号房间,那两个男人已经在房间里等着了,照相机和摄像头都准备好了。”

    顾邱文朝着他竖了竖大拇指,便笑着接过了房卡,扶着白以儿朝着楼梯走去。

    “邱文,你……你当心点。”冉闵拦住了他,皱着眉忽然嘱咐了一句。

    “你怎么这么婆婆妈妈的。”顾邱文不满的捶了一下他的肩膀,笑了起来,“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万事都已经具备了,你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冉闵叹了一口气,抓了抓头发,笑了起来,“我也不知道,就是有些不安。”

    他感觉他们太容易得手了,就算白以儿真的一点防人之心都没有,他们也太顺利了一点。

    顾邱文没再理他,只是搀扶着白以儿朝着三楼走去。整个走廊都安安静静的,此刻那些疯狂的男女都还在楼下的酒吧不断的摇摆着。

    307号房间。

    顾邱文抬头看了看,将白以儿往上扶了扶,这才拿着房卡在上面刷了一下,房门一开,坐在里面的两个男人立即朝着他看了过去。

    “人给你们送过来了,好好的表现吧。”顾邱文将白以儿往床上一丢,对着两个男人点了点头。

    “顾少爷放心吧,我们都是专业的,只是拍个片而已,再说这个女人看起来水水嫩嫩的,也不错啊。”其中一个男人站了起来,坐到床沿,伸手摸了摸白以儿的脸蛋。

    顾邱文点点头,打量了他们一阵,确实有些满意的。

    他走过去,将一边的摄影器材都检查了一边,都是崭新的,而且性能都极好。将镜头对准大床,顾邱文笑着拍了几张照片。这才对着那两个男人说道:“你们去把门关上,把她的衣服给脱了吧。”

    两个男人对视一眼,点点头,刚要起身去关门,门口忽然‘砰砰砰’的传来了脚步声,房内的三人一愣,齐齐的看向门口,便见冉闵跌跌撞撞的跑了过来,大声的喊道:“邱文,快跑,邱文……”

    他话还没说完,就被身后追上来的男人一脚给踹进了门内。

    顾邱文一愣,急忙上前去见冉闵扶了起来,怒视着面前浑身刺青的男人,“你是谁?”

    “你管我是谁,我说你小子胆子不小啊,连我的表妹都敢陷害。”

    “表妹?”顾邱文和冉闵惊恐的对视了一眼。随即便听到那个男人对着房内的另外两人吩咐道:“把门给我关上。”

    “是。”那两人十分的听话,将门一把给合上了,随即,站在了刺青男人的身后,阴狠的笑看着顾邱文和冉闵。

    顾邱文倒抽了一口凉气,怎么,会这样?

    蓦然,床边传来一阵动静,紧跟着,顾邱文和冉闵便看到了那个应该昏迷过去的女人,此刻正笑米米的坐了起来,娇俏的开了口,“哎,装晕好难受啊。”

阅读原文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Written by yuefabo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